走进乐平老巷感受风情万种

时间:2018-11-22 08:46

  南外街北接城南,南至乐安河。沿河街南临乐安河,北接程家巷、雷家巷、张家巷。乐安河与景德镇的昌江在鄱阳合流后叫饶河,饶河是鄱阳湖五大河流之一。

  乐平古城的街,经过解放后拓宽改造,几乎都已面目全非或者说旧貌换新颜了,只有老北门轮廓尚存,被列为历史文化保护街区,可望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并恢复原有风貌。

  好在,因为种种缘故,古城的小巷,就像老北门,至今却大都奇迹般的几乎未改容颜。这些小巷,密如蛛网,难以计数,虽说不上原汁原味,却古朴而典雅,风采也算得堪比当年。

  乐平古巷都有名有姓,而且名都是乳名,洋溢着刚出生时人们对它的喜爱与期望,或者说保留了乐平古城古老而美好的记忆。

  这些历史记忆,连同小巷中流传的一个个古老的故事传说,成为乐平千百年文化发展和演变的印迹和结晶。

  走进乐平古城,穿行于一条条小巷,看白墙黑瓦残损陈旧,碎砖青石依稀可辨,有意无意间,一个个古色古香的巷名映入眼帘,这些巷名,和这些巷子相映成趣,把个乐平古城装 点得 恍若 一个 古巷 博物馆。

  这个博物馆,以一个近乎完整的旧貌,展示着几千年中国农业社会在赣东北腹地形成的古县城的布局和神采,就像福州的三坊七巷、云南队丽江古城、湖南的凤凰古城,使你感觉美不胜收,风光无限,更奇妙无穷。

  渐渐地,你会不知不觉想起米洛的维纳斯,甚至古罗马的斗兽场。你会觉得眼前的小巷是那样的素朴而清雅,沧桑而妩媚。

  这些巷子,就像中国大地星罗棋布的以居住者姓氏命名的古村落,因为曾经的迁居者在此聚族而居,繁衍生息,不知从何时起,这些巷子有了与当初那些迁居者的姓氏相同的名字。

  叶家巷,东至薛家塘巷,西至老北门,北通永聚巷,巷名源自清同治时叶氏在此聚居成巷。程家巷,南起沿河街,北至重阳楼,东接张家巷,巷名源自 明末 程氏 在此 聚居 成巷。陈家巷,东接程家巷,西到南外街,北靠重阳楼,巷名源自明末陈氏在此聚居成巷。高家巷,北起南大街,南至迎宾西路,清代为李、高二氏的聚居地。

  不过,你只要稍一打听,就会发 现住 在这 些古 巷里 的人,其实并不像那些住在古村落里的人那样相互之间有着同宗同源的亲情关系。

  古村落无论怎样历史久远,现在的居住者大多与始迁居者在血缘宗亲上一脉相承,保持着与村名相同的姓氏。而古巷现在的居住者却很少有与巷名相同的姓氏,甚至也很少有人能够说得清这巷子名字的来龙去脉。

  因为,始迁居于此并使巷子以他们姓氏命名的人包括这些人的子孙后代,早已它迁或亡故,抑或不知什么原因也不知从何时起销声匿迹了。

  周家巷,南起东大街,北接扶摇巷,古为周氏聚居成巷,周家祠堂如今尚在,硕大的横梁,精美的雕饰,依然耀眼夺目,但周家巷今天的居住者很少有周姓。

  最有趣的是张家巷,南起沿河街,北通迎宾东路,西靠程家巷,清乾隆时张氏在此聚居成巷。巷中曾建有张爷庙,供奉有大张爷、二张爷、三张爷神像。解放前,逢年过节,或是求神问卜,张家巷的人一般都要沐浴焚香敲锣打鼓请出张爷菩萨。如今,张爷庙早已不存,张氏子孙更是早已不知去向,勉强找到几个姓张的,一问,却都是近些年从外地迁来,与张家巷的张氏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于是,走着走着,你会不无欣喜的意识到这些巷子虽然普通,普通得就像古村落,但它确实是中国古县城的缩影。住在巷 子里 的人 祖籍 天南 海北,各有所宗,只是因缘际会,他们在这些小巷里相邻而居,相守相望,宛若宗亲。

  于是,看着看着,你会不由的感叹这些巷子实在太老了,老得甚至让你疑心眼前所见可能是古远时候的风景。

  就这样走着,看着,想象古人,想象自己的生前和今后,蓦然间,你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叫沧海桑田,什么叫人生如梦。

  祠堂大都集中在古城地势相对较高的东南面,也是古城礼制宗祠建筑较为集中的地带。

  洪氏总祠,八字门楼,马头山墙,坐西朝东,前面有三合院落,其主要特征,是内部空间高耸深远,为这一带规模最为宏大的祠堂。王家祠堂,两坡硬山顶,穿斗式结构,坐北朝南,门楼位于街面,其与众不同之处,在于门楼至祠堂有一小径连接。

  这些祠堂可是本地以至外地的同宗同姓的人在一起祭祖或是商议本宗族重大事项的地方。熟悉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知道,它们在本宗族的地位可谓举足轻重甚至至高无上。

  方家祠巷, 南通城隍庙巷,北达东大街,清末方氏在此建祠堂。余家祠巷,东接福禄巷、支持巷、何家台巷,西通财贵巷,清同治时余氏在此建祠堂。支持巷,西起何家台巷,东接方家祠巷,清末汪氏一支在此聚居建祠堂。

  显然,这些以祠堂名字命名的巷子,比起那些仅仅用姓氏取名的巷子,感觉上更加亲切,更加庄重,因而更能体现中国人所特有的宗族血缘关系情结。

  如今,这些祠堂虽然大多破旧不堪甚至徒有其表,早已不再见有祭祖或是商议什么大事的活动,甚至几乎不再见有宗族的人居住或前来探询,但它们连同它们所在的巷子,是乐平古城在农业社会时期鲜明突出的宗族血缘文化的见证。

  这种文化与 城市固有的商业文化各异其趣而又水乳交融,构成具有乐平也即中国特色的传统城市文化。

  徜徉在乐平古巷,看见一条条被叫做“试馆”或由试馆而得名的巷子中,你会不无惊讶地发现,乐平人的血缘亲情意识之浓厚与深切,竟然还体现在这样的巷子中。

  这些以“试馆”命名的巷子,咋听起来,让人总觉得名字有些怪怪的,甚至颇有些令人费解,似乎这些巷子都属于什么旅馆、茶馆等商业娱乐性场所之类。

  实际上,它们是乐平乡里某个宗族村落用族产在城里购买或兴建的房屋。这些房子,一般仅供本族子弟在城里读书应试住宿之用,很有些像过去徽州人、福建人、南昌人、抚州人、临川人、都昌人等外地人在乐平古城为自己同乡人设立的会馆。

  “都”,曾经是一种行政区划,大概介乎“保甲”与“乡”之间。“试”,自然是读书应试之意。

  三都试馆巷,东邻万寿宫巷,西毗扶摇巷,南达花园背巷, 三都(今双田镇一带)龙珠村徐氏在此建试馆。五都试馆巷,东接状元巷,西通方家祠巷,清同治时五都(今接渡镇一带)人氏在此建一试馆。有的“试馆”,字面则比较婉约、含蓄。

  岁有巷,南起东大街,北接万寿宫巷、花园巷,清末官庄村(今高家镇一带)吴氏在巷南端建岁有宅院(试馆)。龙溪巷,南接迎宾西路,北达西大街,清末,龙溪村(今乐港镇一带)吴氏在此建试馆。三溪巷,东接龙溪巷,西通陶家桥巷,清末,三溪村(今乐港镇港口村)汪氏在此建试馆。

  乐平古城这 些直接或间接以乡村在城里所设试馆的名字命名的巷子,比起那些以姓氏或宗祠命名的巷子,在情感内涵上似乎又更为平和,更为亲切了一些,更能体现过去的乐平人对宗族亲情的特别青睐与倾力彰显。

  当然,其中,也更有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以及“学而优则仕”等传统价值观念的信奉与推崇。

  置身这样的古巷,你会格外强烈的意识到血缘亲情的弥足珍贵,你会具体而真切地感受到中国传统农业文化在乐平古城的非同小可的凝聚和展现。

  所谓“顺其自然”,所谓“天人合一”,讲的都不过是人要敬畏自然,爱护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融为一体。

  在乐平古巷,你会看到这儿几乎所有的道路与房子的建筑布局与风格,与现在迥异甚至截然相反。

  现在的道路讲究平坦笔直,房子讲究整齐划一。而古巷道路和房 屋都依原始地貌而,道路时宽时窄,长短不一,高低起伏,曲径通幽;房屋门楼各异,进深有别,商住杂处,大小不同。

  身临其境,你的思绪会不知不觉飞向久远以至洪荒。你会不由得感叹光阴荏苒,岁月如梭,甚至一下子理解了中国人为何将对自然的敬畏视如宗教。

  十亩地巷,位于迎宾中路北侧,占地十亩。菖蒲塘巷,东至老北门,西接自阳路,巷靠菖蒲塘而得名。麻园里巷,南起永聚巷,北通康乐里巷,清末,此地为农家麻园,上世纪二十年代建房后,取名麻园里。

  这样的巷名,听起来土气,粗俗,好像很随意,但其实它们和中国传统文化对自然的强调息息相关。仔细端详,实地揣摩,这样土气十足的巷名,是很耐人寻味甚至可以说撼人心魄的。

  的确,从老庄的道家学说,到中国诗画对山水花木等自然景观的写意,无不体现出中国传统 文化 别具 一格 的自 然精神。

  相形之下,西方古典文化则视自然为陪衬甚至虚无,他们真正关注和张扬的是神或人的力量。这也正是西方宗教和现代科学并行不悖所向披靡的原因。

  乐平人对自然环境的敬畏,除了这些以原生态地貌命名的巷子,不少是以改造或利用后的环境命名的。

  值得关注的是,以改造后的环境取名的巷子,一般都在地貌前冠以姓氏。比如,江家塘巷,江家塘,东——西——南——东走向,巷口皆接南外街,清同治间江氏在此聚居掘池塘并沿塘而居。

  此外,还有金家园巷,何家台巷,冯家墩巷,罗家桥巷,陶家桥巷,蔡家桥巷等。

  花园巷,东接万寿宫巷,西到周家巷,清同治时,汪氏在此中段北侧建一大花园,故得此名。月城巷 ,南起西大街,北通罗家桥巷,明正德五年砌石城,为西门外的月城,清康乾时先后重修扩建,月城入城内,巷因之得名。

  那时的乐平人把太平天国起义叫做长毛造反,不知是否与太平军打 着基督教旗号有关。

  太平军打到乐平前,东大街显赫家族汪家出了个强悍男子汪仪庭,在族中几乎说一不二,连小孩见了他,都不敢大声吭气。长毛造反时,县官请汪仪庭办团练,汪仪庭果然了得,将乐平团练办虎虎生威,与湖南平江、江苏六合并称为全国三大团练。

  汪仪庭在与长毛作战中屡建奇功,得到巨额赏金后,便在今花园巷购买大片田地并沿巷建满了房屋,房屋后面还种满了花草树木。因此,这巷子被称为“花园巷”。

  植种巷,东至重阳楼接陈家巷,西通南外街,清末,巷侧有粮田十亩,宜耕种,故名。炭菇墩巷,东至南大街,西通冯家墩巷,古为炭渣垃圾堆地,故名。春门巷,东接南外街,西通市场西路,宋代起,每年立春,游春牛须经此地,故名。

  有的巷子则更为直截了当,干脆以其在古城特有的地理位置取名,比如,老北门,西后街。

  老北门,南接东大街,北至长寿路,原名北大街,建国后,新北街修成,旋改现名。西后街,东接新北街,西至长寿路,明初建成,因居西大街背面得名。

  远如中亚两河流域古巴比伦文明、北非尼罗河流域古埃及文明、爱琴海古希腊文明甚至南美亚马逊河流域印加文明和玛雅文明,近如当今中国甚嚣尘上的文娱场所以至寺观宗祠兴建风潮,无不显出精神需求对人的生活的必不可少。

  城隍庙巷,东接小南门巷和迎宾东路,西通何家台巷和龙神庙巷,唐置县时于此北侧建城隍庙,故名。龙神庙巷,东至何家台巷,西靠迎宾东路,北达财贵巷,清嘉庆二十年于此地建龙神庙,故名。万寿宫巷,南通岁有巷,北接交通巷巷,清乾隆时,为奉祀旌阳令在此建许真君阁,俗名万寿宫。

  龙神庙巷其实类似过去直到现在村落以至寺庙里常见的土地庙,只是座小屋,高不到2米,里面供奉有龙神像。

  与土地庙不同的是,龙神庙边上还有石碑和水池。每到夏季,不时会有人前来敬香朝拜。若是遇上洪涝或是干旱,敬香朝拜的人自然更多。最为壮观的,还是每年的农历三十,人们会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将龙神像抬到乐安河边,有道士做法念经,焚烧仿真的纸船,许多人还会往河里放河灯超度亡灵。

  儒学背巷,东接财贵巷,西至南大街,宋熙宁时建学宫,习称儒学里,市民聚居于学宫背后,故名。文昌门巷, 北起南大街,南至迎宾东路,明万历二十四年,儒学前建文昌门,巷因之得名。栽培巷,北接东大街,东接方家祠,西通何家台,清道光十二年,因知县王知同在此 兴办 栽培书院而得名。

  有意思的是,学宫也即儒庙的正门据说从未开过,原因是乐平历史上未出过文状元,只在 清嘉 庆年 间出 了个 文榜眼,这文榜眼也出自古城汪氏宗族,也是宫保巷的来历。于此,可见乐平人受传统观念浸淫之深。

  这些庙宇,如同雅典的帕特农神庙,伊士坦布尔的圣索菲亚教,、莫斯科红场的瓦西里大教堂,曾经是是乐平古人的精神家园和精神支柱。

  乐平因为处赣东北腹地,农业社会时期被誉为“鱼米之乡”,因而有了方圆近四个平方公里的千年古城。

  走进古巷,你若是留意些,不时会看见有些巷子的名字颇为俗气以至铜臭味十足,不像前面看到的那些巷子的名字那样淡雅、唯美。

  财贵巷,南起儒学背巷,北接东大街,清光绪时,汪氏在此聚居成巷,取名汪家巷,清末,因客商云集,于是改名财贵巷。典当巷 ,东接周家巷,西连老北门,清嘉庆时,婺源籍江氏在此设典当铺,故名。永聚巷,东接细井巷,,西通老北门,清末,汪氏在此设永聚槽坊,故名。康乐里巷,南起麻园里巷,北接花园里巷,此处原为老北门,1914 年失火烧毁,重建后设康乐里药店,故名。福禄巷,南通何家台巷,北达东大街,清末因巷口设福禄杂货店而名。

  这些巷子的名字,相比那些源宗亲庙宇和自然风景而来的名字,世俗,重利,很有些俗不可耐。

  不过,你可别小看了这些商店或作坊,从它们这里,可以想象过去的乐平古城,不仅正街茶楼酒肆鳞次栉比,就连小巷商店作坊也目不暇接。

  乐平古城源乐安河而建,却又主要往东北面地势较高地域发展,所依托的,正是这一地域井水资源的丰富。

  乐平古城的井与小巷一样多得难以计数,几乎每条巷口都有一口井,古城于是有了许多以井的名字命名的小巷。

  高井巷,西起老北门,北至成佳巷,明末,高氏在此掘井聚居,故名。陈家井巷,东接叶家巷 ,西至老北门,清末,陈氏在此掘井成巷。细井巷,东起扶摇巷,西到永聚巷,清光绪时,因掘一口小口径井而得名。白井巷,西起周家巷,东至水井,中段往北伸到花园背巷。

  细井巷的细井的直径约有一米,在古城中并不算细小,不知为何,这口井被叫做“细井”。

  我在细井巷长大,从小到大喝的都是细井里的水,可以说看惯了井边女人浣衣洗菜,听惯了巷口人们说长论短。因此,我对“市井”一词的含义总觉得特别的熟悉。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去乡下做客,屁股还未坐稳,邻居们就争相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鸡蛋面。相反,城里有谁家里来了客,邻居们大都是熟视无睹不闻不问。

  城里人这般,除了人情相对冷漠,更是出于相互防范或者说是尊重别人隐私的心理。

  白井巷的得名则简单得多,也有趣得多,据说是因为用此井水做豆腐白净。但换个角度,这样的取名,不有些势利之嫌吗?

  因为物产的富庶,生活条件的优越,乐平古城历经千年,圣贤辈出。这些圣贤在中国大地曾经呼风唤雨,顶天立地,成为乐 平人 心中 的传 奇与 偶像。

  乐平古巷有些直接取名于这些圣贤的旧居,包括他们告老还乡以后在乐平古巷所建的府堂,体现的是乐平人对先贤的敬畏与赞叹,对建功立业的期盼与弘扬。

  比如,状元巷,宫保巷。状元巷,南起小南门巷,北接东大街,清嘉庆十四年静里乡埂上(今乐港镇里汪村)人氏汪道诚中武科状元,于此巷建状元府而得名。宫保巷 ,南至西大街,北通西后街,原名徐家井,因庞公桥徐氏在此掘井定居而得名。清末,在此建一文榜眼府堂,号称宫保府,巷子因此改名宫保巷。

  南方山清水秀,出个文榜眼不奇怪,奇怪的是还出了个武状元,且是文明开化丰衣足食之地饶州府乐平县。

  所以,在我看来,乐平颇有些像南北交接地带的扬州,文化上兼具北雄南秀的特色,这特色,在赣东北独一无二,在江西以至南方也该算得一朵奇葩。

  过去,走过状元巷,我总以为它不过是条普通的巷子,甚至看到它的名字,也以为不过是人们随意而取,每次走过,总是行色匆匆。知道它的来历并且状元出身贫寒历经千辛万苦方才功成名就,每次经过,我发现自己总是不由得放慢脚步或车速,有时甚至久久地驻足观望沉思默想。

  薛家塘巷,东接扶摇巷,西通陈家井巷,宋秦桧陷害岳飞,大理寺少卿薛仁辅不署奏牍,为岳飞据理力争,秦桧怒谪仁辅于饶州,薛仁辅遂居于此塘。

  薛家塘巷长不到四十米,其貌不扬,却竟然与岳飞抗金的故事密切相关,竟然住过这样一个刚正不阿威武不屈的硬汉,乐平古巷在我心中的地位没法不非同寻常。

  兴许是因为古城巷名动辄环境经济尤其宗主圣贤,严肃有余而趣味不足,有些巷名取得很激情,很浪漫。

  扶摇巷,西南接周家巷,东北至交通巷,清光绪时建宅院“扶摇居”,巷名于是称扶摇巷。

  成语有“扶摇直上”。庄子说:“鹏之徙于南溟也,水击千里 ,抟 扶摇 而上 者九 万里”。

  飞仙桥巷 ,北起长寿路,东南通老北门,西南达华家巷,呈“人”字形,,巷北端有一木桥。相传有位白发仙翁在此稍停,与农夫对话后,刹那间不见踪影。于是,桥称“飞仙桥”,巷从桥名。

  飞仙桥的传说,至今听来,美丽而神奇,久远而切近,叫人浮想联翩,让人心驰神往。

  这样的巷名,饱含着乐平古人可贵的激情与浪漫,展现了乐平古人特有的 豪爽 与淳朴,让你感觉如同置身家园,分外亲切,又恰似春风拂面,格外温馨。

  假如说,乐平古城的正街是乐平古城这棵大树的主干,那么,这些小巷便是这棵大树的枝条了。

澳门黄金城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