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矿难出事的工作面队长曾接到瓦斯超标告知

时间:2019-07-23 04:00

  至少在事故发生前3分钟,出事的工作面队长曾接到瓦斯超标的告知。据记者调查,该工作面瓦斯超标根源于回风巷问题导致的风流不畅,而该矿针对瓦斯浓度超标的应急措施也存在种种疑点。

  另据新华社报道,据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初步测算,事故中突出的煤尘约2500吨,瓦斯17.35万立方米。

  河南平禹煤电公司抢险救援指挥部根据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副局长、河南省省长郭庚茂等人在事故现场对抢险救援工作提出的指导意见,进一步调整、完善了救援方案。

  河南平禹煤电公司抢险救援指挥部副总指挥杜波说:“截至昨日8点,井下救护队员共发现了26名矿工的遗体。根据经验判断,其余11名矿工很可能被突出的煤尘掩埋,生还希望不大。”

  据新华社昨日报道,煤与瓦斯突出事故发生时,河南平禹煤电公司四矿带班的副总工程师也在井下。

  河南平禹煤电公司四矿副总工程师刘文彬15日23时左右入井,并在调度室签到、登记、挂牌。

  刘文彬说:“到井下后,我一直在多个工作面巡查、指导,帮助调试机器,未发现异常情况。16日凌晨5时左右,我感到井下风流不大正常。这时,一名队长对我说,他感觉井下可能有问题,已经向调度室汇报了。我就立即组织撤人、升井。我大约11时30分升井了。”

  昨日下午,37岁的杨建坡躺在平禹煤电集团医院的病床上,神情抑郁,目光呆滞。

  杨建坡是平禹煤电集团综采队队员,10月16日凌晨,杨建坡所在的班有20多人下井,来到219工作面工作。杨建坡所在班的工作时间是凌晨零点到早上8时,队友们的任务并非采煤,而是在采煤墙上打眼,释放瓦斯。

  杨建坡负责操作转载机(综采设备的组成部分),距工作面50米远。杨建坡的身边数米处,有一部座机电线时左右,队长(名叫屠涛)在我旁边用那个座机打电话。这个时候,从工作面传话过来,说‘瓦斯老高,让队长过去瞅瞅’。”杨建坡说。219工作面安装有瓦斯监控设备——瓦斯探头检测瓦斯浓度。位于地面的调度室用对讲机直接呼叫219工作面的人员,告知其瓦斯超标。“队长就过去了,嘴上还说‘感觉没啥啊,怎么说一声就超了’?”杨建坡告诉记者,“队长走后有三两分钟,就出事了。”

  采煤墙方向传来呼呼隆隆的声音,像转载机工作的声响。“一分钟后,里面的风就出来了,到处都是煤尘,风刮得眼睛睁不开。”杨建坡说。

  杨建坡所在的巷道本来是进风巷,但风此刻却往回吹,他意识到这是瓦斯突出,马上顺着转载机往外跑。16日早上8时,杨建坡走出井口,此刻他已头昏脑胀,身体瘫软,被人送上救护车。

  “我们班上的20多个人,目前就我一个出来了,其余的要么死了,要么还在下面。”杨建坡告诉记者。

  2008年8月1日,219工作面在掘进阶段时发生瓦斯突出事故,死亡23人。当时杨建坡并未在事故现场,幸免于难。219工作面建成后,瓦斯浓度仍然是个问题,杨建坡所在的综采队成立两个月了,如前文所叙,非但不能采煤,还要完成打眼释放瓦斯的工作。

  治理瓦斯的主要途径就是加强矿井的回风系统。“这个工作面达不到开采标准,回风太弱。”杨建坡说。采访期间,一位不愿具名的受伤矿工称该煤矿总回风巷不能满足需要,在该煤矿北大门处,煤矿新建了一个回风巷,但在井下,该巷尚有不足10米没有挖完。

  “瓦斯浓度高,总的回风巷达不到要求,新的没有使用,事故出在这个节骨眼上。”该矿工告诉记者。新回风巷尚未建成使用的消息,记者也得到了多位矿工的证实。

  回风巷存在问题直接影响井下的风流。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事发时正带班下井的河南平禹煤电公司四矿副总工程师刘文彬也提到了这个问题。风流不畅,直接导致瓦斯的聚集。而该矿针对瓦斯浓度超标的应急措施也让人疑虑。

澳门黄金城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